重塑裕元 一个传统工业园新旧动能转换的东莞样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9-18 10:47

  “导航上,还找不到灵狮小镇的地理位置。”这是袁可现在面临的问题。灵狮小镇的副总经理袁可说,很多人循着导航进入裕元工业园后,依旧找不到灵狮小镇。

  灵狮小镇由深圳市灵狮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灵狮集团”)投入2亿多元,购买下裕元工业区内一些旧厂房和精成宿舍,将其打造为国内首个“设计+”产业链生态区项目。

  从曾经能容纳10万员工的明星工业园,到痛苦的转型和漫长的蛰伏,再到深圳元素强势进驻,裕元工业园走上了“重塑”之路。东莞日报记者近日走进黄江裕元工业园,了解这个园区动能转换所呈现出的新态势、新样本。

  精成宿舍的一退,与灵狮集团的一进,说明了这个昔日的“明星园区”如今正处新旧动能转换阶段、胶着状态。

  从北大门入园,“黄江裕元高科技园区”九个醒目大字格外气派,转右进入裕元一路,限速40的标志提醒入园车辆要减速慢行,经过一个路口后,就是灵狮小镇。

  然而,打开高德地图,这里的名字依旧显示的是裕元工业园精成宿舍区,没有改变。精成宿舍区由16栋楼组成,总建筑面积约14万平方米,一度居住着1万多名员工。如今,这片园区改弦更张。深圳市灵狮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灵狮集团”)投入2亿多元,购买下裕元工业区内一些旧厂房和宿舍,将其打造为国内首个“设计+”产业链生态区项目,进行全面改造。

  精成宿舍的历史性一退,与灵狮集团今天的一进,说明了裕元工业园这个昔日的“明星园区”正处于新旧动能的转换阶段、胶着状态。

  之所以称其为“明星园区”,裕元工业园一位工作人员给出这样的解释:精成科技电子集团和裕元鞋业,1993年总投资10亿美元,是裕元工业集团在黄江投资开发的一个大型高新科技园区,仅厂房、办公楼就达112栋,宿舍就达84栋。

  然而,随着近年全球宏观形势不再乐观,劳动密集型企业面临鞋厂订单锐减、用工成本高企、材料成本上升的三重挤压,园区内企业或搬迁,或分流,这里曾一度变得得冷清和萧条。

  如何处理员工宿舍,成了裕元工业园最大的一块心病。黄江镇委镇政府决定:要扛得住动能萎缩的压力,绝不能让传统发展模式复归。

  “裕元工业园招商不难,找我们的企业、老板非常多,但我们一定要挑选优质企业,在莞深两地营造更好的氛围,把黄江这片热土炒热加温。好企业来了,会带来更好的企业,政府挑选的机会也多,形成好上加好的招商局面。”在6月30日召开的黄江镇一次大会上,黄江镇委书记叶锦锐掷地有声,信心十足。

  “从过去的拼资源、拼成本,转为拼服务、拼环境、拼平台、拼产业集聚度。”黄江镇镇长李志东一言以蔽之——这是黄江从经济要素转向市场要素的有益尝试,“有限的资源倒逼着我们寻求更有效率、更有质量的集约化发展的途径”。

  黄江不再走传统发展模式的老路——正是在这种发展思维的引领下,黄江没有急于弥补旧动能萎缩下形成的缺口,而是紧紧抓住深圳产业转移窗口期的机遇,2014年,投资1.5亿美元的国泰达鸣落户签约,2016年纳税2000多万元;2015年,投资3.5亿美元的领益精密申报市重点项目,当年在黄江镇实现总销售额超过11亿元,带来税收超过5000万元;2016年,以健康产业为支柱的金创伟业将公司总部从广州迁址裕元工业园,并计划将子公司一并迁入。

  裕元工业园传统动能的更迭,腾出了大量的土地、厂房、资本和高素质工人,这反倒促成深圳众多高品质企业的落地。

  今天的高德地图导航上,还留有裕兴百货、裕元大众百货、顺达平价超市、裕元天翼手机卖场、大川药业连锁店、精成宿舍区的名字。裕元占地面积3360亩,能在一个镇里建造如此规模的工业园,在东莞十分少见。

  黄江招商办副主任叶夏子2004年到黄江工作,那个时候整个园区的发展还处于上升期,上下班高峰期,裕元路、精成路人头涌涌。“印象比较深刻的是,当时园区企业到内地技校招生,播放园区PPT的时候,校方以为拿公园照片忽悠他们。”叶夏子告诉记者。

  据黄江提供的资料显示:1992年,宝成国际集团旗下裕元工业在香港上市,利用香港这个集资窗口,在黄江兴建工厂,以造镇的方式打造黄江裕元工业园区。与传统的工业园不同的是,裕元不只是盖工厂厂房和员工宿舍,而是整体生活环境的规划与兴建,这里有书城、银行、消防队、医疗中心。它以一个小镇的配套,树立了一种生活文化,提升了黄江的形象并促进市政规划,成为外商投资的最佳模范。

  在庞大的生产规模优势下,加上垂直整合与横向扩张的成功,裕元鞋产量与营业额不断攀升,稳居世界第一,它的主要客户,有耐克、阿迪达斯、锐步等30多个品牌,裕元一年生产运动鞋曾达到3亿双。

  很快,裕元工业园也迎来了巅峰期,整个园区容纳了超过10万名员工,这是欧洲一个大镇的人口规模。“听园区老员工说,那时候排队买早餐,要从早点铺排到马路边上,稍晚一点都买不到早点。”袁可直言,他刚到裕元工业园时有些失落,“稍微有些萧条,有重建一片土地的感觉。”

  这几年随着宏观形势的变化,园区企业困难来了,各项成本都大幅上升,企业的经营压力很大,人工成本成了裕元工业增长最快的成本。2012年,一双代工鞋的成本构成中,直接劳工成本占比15.4%,2013年就上升为17.2%。这使得裕元净利润逐年下滑,在2009年裕元的净利润率为9.2%,到2013年其净利润率降低到了5.7%。

  据黄江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介绍,劳动密集型企业的转型升级与迁移,10万员工锐减成3万,一度人潮涌涌的园区恍若空谷。

  黄江没有因裕元暂时的衰退而裹足不前。因为,工业园传统动能的更迭,也腾出了大量的土地、厂房、资本和高素质工人,这反倒促成深圳众多高品质企业的落地,让裕元甚至黄江逐步开始摆脱对低地价低工资的要素依赖,获得科技创新的支撑引领。